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手机界

做移动终端产业最好的信息平台

 
 
 

日志

 
 
关于我

产业经济观察家、消费电子行业分析师、资深媒体人。 微信:syb517,QQ:103396653,微博:触摸168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光伏的另一面:成本战胜技术  

2012-12-25 17:3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新产业》12月刊 记者/梁钟荣】纵使在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冲击之下,仍有大量资本涌入,使得整个光伏产业链成本极速下降,这种成本的下降已超越了技术进步本身。但在遭遇市场寒流时,中国大中型光伏厂商集体亏损,目前国内已有50家左右企业出局,约1/3企业停产、减产。

 

浸润太阳能光伏行为超过五年,但晶科能源(N Y S E:J K S)副总裁姚峰仍然对中国光伏行业的超速崛起感到震憾。

 

“2007年的时候,光伏组件的价格在24.5元/W左右,但现在仅需约5元/W,成本下降速度之快难有其他行业可以匹敌。”姚峰对《新产业》举例,以此组件价格在中国西部光照优越地区建设光伏电站,其发电成本已可与常规能源竞争。

 

在地球的另一侧,美国、欧盟先后将中国的光伏企业推向“双反”立案程序,两者合加的价值已达224亿美元。美国商务部已通过“双反”终裁,高达33%-365%的征罚性关税将光伏电池生产厂商隔绝于美国市场的门外。

 

与美国、欧盟对华任何一项产品的“双反”不同,针对中国光伏行业的“双反”调查,从一开始就遭遇两地90%以上光伏厂商的反对,而这部分厂商并非以制造为主,而是以多晶硅、E PC(工程总承包)厂商作为主导。这些企业从价格竞争惨死的中国光伏产品中受益。

 

作为中国少有的、与西欧及美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的高科技领域,依靠着施正荣、赵建华、王爱华、张凤鸣、戴熙明等海归专家、本土人才、低廉劳动力的结合,加上厚积的民间资本激进涌入,中国的光伏产业在过去10年中从一块小砖头堆垒成长为世界仰视的摩天大厦。

 

纵使在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冲击之下,仍有大量资本涌入,使得整个光伏产业链成本极速下降,这种成本的下降已超越了技术进步本身。

 

“例如一辆汽车,新技术让它的燃油效率提高10%,但也让汽车售价增加20%,这在高油价时代是有意义的。但悖论在于,油价在不断下降,而且你难以看到底部,所以技术进步所带来节油成本已没有意义,因为油价下降的速度要快于你省油的成本。”江苏中能硅业一位高管做出如是比喻。

 

以此优势,产生两重功效:国际企业面对中国全产业链且更低成本的竞争,节节败退;另一方面,光伏上网发电成本2012年即将达到0.6元/度左右,可与常规能源竞争。

 

成本致胜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里,以“太阳能之父”马丁·格林的实验室为核心,毕业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目前已支撑起中国光伏产业的半壁江山,俨然已经形成一个中国光伏业界的“新南威尔士大学帮”。

 

他们的名字是:施正荣、赵建华、王爱华、张凤鸣、戴熙明、季静佳、张光春、蔡世俊、郑广富、云飞、汤云辉、姚国晓、宋登元……

 

在这些人中,施正荣是薄膜太阳能技术多项专利的拥有者,而赵建华、王爱华夫妇至今保持着晶硅电池光电转化效率24.7%的世界纪录。

 

在他们中间,如今部分人的职务是:施正荣是无锡尚德的董事长、赵建华为中电光伏首席技术官、泰德为旭泓全球光电C E O、杨怀进为海润光伏C E O、王爱华是中电光伏副总裁、郑广富为江门尚日新能源首席技术官、张凤鸣为天威新能源首席技术官、戴熙明为艾力克太阳能全球光电首席技术官、宋登元为英利首席技术官、Stuart Wenham为尚德首席技术官。

 

中国光伏产业的市场化道路首先由施正荣创立的无锡尚德电力起步,随后在德国开启光伏市场的电站安装大潮中得以继续前行,高度的国际市场竞争迅速形成风潮。

 

由此,海归带回的世界领先光伏技术、政府的产业鼓励、民间丰厚的资本及廉价劳动力结合,中国光伏电池产能于2007年跃升世界第一。

 

时至今日,多晶硅占据全球产能约60%,硅片产能约为70%,多晶硅电池产量近70%,组件产能约占到70%,在整条光伏产业链中的巨大优势,让整个世界的光伏业都感受到中国光伏企业的强烈冲击。

 

前述中能高管称,光伏企业的发展已颠覆了过去人们对中国成本优势的认知,在技术纵使落后微小一步的前提下,中国民间丰厚的资本迅速跟上,弥补技术裂缝,从而造就强大竞争力。“因为在过去4年中,晶硅电池的光电转化率才从15%提升至20%,但成本降幅已远高于此”。

 

有数据显示,自2011年初至今, 多晶硅、硅片、电池片、组件分别下跌了约71%、60%、63%、52%,中国企业对此功不可没。

 

受光伏前景所诱, 31个省市自治区均把光伏产业列为优先扶持发展的新兴产业;600个城市中,有300个发展光伏,100多个建设了光伏产业基地: 徐州、杭州、苏州、南京、台州、温州、河源、桂林、昆明、银川、敦煌、鄂尔多斯等,光伏产业在数十个城市遍地开花。

 

“光伏行业目前来看确实是产能过剩,我个人估计整个行业的产能可能过剩了200%。”硅宝科技董事长王跃林对此预计。

 

两年时间窗口

 

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能”)主席会议室的左侧,摆放着一箱子的柔性薄膜组件,李河君将其拿出在阳光下摆放,像是看着自己心爱的孩子。他说:“清洁能源是世界第三次工业革命。”

 

作为中国第一大民营水电集团的主席,李河君告诉《新产业》,太阳能较之任何一次性能源更有优势。“纵使像页岩气,也需要经过开采、运输,也会燃烧产生二氧化碳,而太阳能不会:直接在屋顶上装个光伏离网发电装置,即可享受清洁的能源”。

 

作为例证,以世界第一大光伏安装大国德国为例,得益于中国企业的大规模制造拉低了光伏组件的成本,德国10M W及以上光伏电站从2011年7 月1日开始已不再接受政府补贴,而在2004年,政府给予的补贴约为3.5元/ 度。

 

昱辉阳光C E O李仙寿也表示,大家对市场要有耐心,“以德国为例, 2004年至今,它用了8年时间才将一个产业带热,逐步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安装国,而中国也需要一些时间积累,大家不能操之过急。”

 

李仙寿认为,中国光伏应用市场真正大爆发,应该到2014年,“那时可以轻松装上10GW”。

 

但对于众多正处在债务危机边缘上的中国光伏企业来说,他们可以挺到2014年吗?

 

赛维L DK的负债目前高达300亿, 尚德电力则为35.82亿美元,众多光伏企业在美国资本市场上的价值已频临1 美元的退市线。

 

美国投资银行Maxim Group在近期的报告中提到:在中国最大10家太阳能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债务累计达到175亿美元,表明整个行业已接近破产边缘。

 

巨大的国内投资虽然拉低了光伏组件的成本,但在遭遇市场寒流时却损失惨重。欧债危机使得欧洲光伏安装量下调,并加速了组件价格的下跌,成本压力下,中国大中型光伏厂商集体亏损,目前已有50家左右企业出局,约1/3企业停产、减产。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信息产业研究所副所长高宏玲则认为,如今大家所言的光伏产业寒冬,只是相对于前几年,超100%甚至200%的产业发展速度而言。“预计未来一段时期整个产业的发展还是向上,只是增幅会放缓。”

 

晶澳太阳能(N A S D A Q : J A S O ) C E O方鹏认为,如果将视野转向2025 年的话, 全球的安装量可能会达到300G W,市场比现在扩大十倍以上, “现在的30G瓦产能不过剩。”

 

然而,在那个时间点之前,与世界同步而野蛮生长的中国光伏企业,还会剩下多少家呢?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